• 开光精工铜质小号秘法九转乾坤鼎旺财运事业官运★时来运转 2018-03-26
  • 29日起湖北转为多云天气 低温冰冻将持续较长时间 2018-03-26
  • 三江源国家公园首次人工拍摄到金钱豹影像 2018-03-26
  • 中国商飞公司董事长贺东风率队来访 共商校企全面合作 2018-03-26
  • 3月底再不领标 天津3233辆机动车将被强制报废 2018-03-26
  • 蓝梦早早孕试纸检测怀孕准吗? 2018-03-26
  • 岁月静好不应忘记背后的坚守者 2018-03-26
  • 京滨工业园今年已吸引246家京企 2018-03-26
  • 大兴135家企业意向迁廊坊 新亦庄落户河北永清 2018-03-26
  • 关羽一生战绩并不多,为何能称武圣至今 2018-03-26
  • 习近平会见韩国总统特使郑义溶 2018-03-26
  • 屏占比惊艳!小米MIX2S真机曝光:竟是屏下指纹 2018-03-26
  • 历史首次!英超5队征战欧冠正赛 阿森纳无缘 2018-03-26
  • 儒林外史,[清]吴敬梓,最新原创独家首发,经典小说,名著小说,纵横中文小说网 2018-03-26
  • 英菲尼迪新Q50L杭州上市发布会圆满成功 2018-03-26
  •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幸运飞艇几点到几点 > 懒唐 > 第二百二十八章 不该来的来了
      云家大小姐出世的消息,在第一时间就传遍了大唐的勋贵阶层。这个时候,就算是有仇的人家都不会说怪话。如果这样做的话,那就是结死仇。云家这样的勋贵,谁也不愿意结下不死不休的仇怨,就连长孙顺德也不敢。

      李二派人送来了赏赐,长孙也有赏赐。就连李渊都有赏赐,这还是三年来李渊的赏赐第一次走出大安宫。

      李二的赏赐让人尊敬,长孙的赏赐让人侧目。至于李渊的赏赐,就有些让人避之不及。现在朝堂上的芸芸诸公,许多都是靠造李渊的反而上位的。只要看见与李渊有关的东西,他们都会警惕心大起。

      别人家接到李渊的赏赐会吓死,云家不会。云浩大大方方的将李渊的赏赐,与李二长孙的赏赐摆在一起。没什么不能见人的,偷偷摸摸才显得有事。说到造反,老子就是造反大军中的一员。想要反攻倒算,先得自杀抹脖子才成。

      赵氏看了一眼独孤婉婉,又看了看二宝。说了句“辛苦了”,就又在一群爪牙的簇拥下,回到了后院佛堂里面。路过云浩身边的时候,还说都是没用的连个带把的都生不出来云云。

      不用想都知道,独孤婉婉现在一定哭得非常伤心。没办法说老娘,重男轻女的惯性思维已经存在了几千年。而且还要继续传承几千年,云浩自认为还没有强大到,可以抗衡千年传统的地步。

      三步并作两步回到产房,果然看见独孤婉婉暗自垂泪。对奶娘怀里的二宝,看都不看一眼。

      “这是陛下的赏赐,这是皇后娘娘的赏赐?;褂刑匣实纳痛?,外面人送来的礼物堆得像是小山。这些都是给你的,恭贺你为云家生了一个大闺女。云家长女是你的闺女,还有什么不满意的?!痹坪坡ё哦拦峦裢?,希望自己的话能给她带来安慰。

      “可娘亲不喜欢,只是看了一眼二宝就走了?!倍拦峦裢裼行┯脑沟牡?。

      “娘亲那是着急还愿,你也不是不知道。为了你们母子平安,娘亲在佛前诵了多久的经。哪里有只许愿,不还愿的道理。神佛可是糊弄不得的!”没办法,云浩只能搬出了漫天神佛。连释迦牟尼这种重量级大佬都请出来,就不信哄不好老婆。

      果然,释迦摩尼的威力的强大的。听说赵氏是去给自己祈福,独孤婉婉的脸色这才好起来。奶娘不失时机的把二宝塞进怀里,独孤婉婉将自己不打的**塞进闺女嘴里,看着闺女大口大口的吸吮,脸上蒙着一层母性的光辉。

      女人这时候哄一哄非常重要,多少女人就是患了著名的产后抑郁症,最后导致自杀。云浩可不想,自己家里出现这样的事情。

      刚刚哄好了一个老婆,出门就看见了另外一个老婆。馨儿看着独孤婉婉喂奶的动作非常羡慕,如果不是那场意外。现在她也应该成了母亲,可一场意外导致她再也成为不了母亲。这也就是在云家,若是别人家早就被赶出家门。一个不会生孩子的侍妾,跟一个不会下蛋的母鸡没有任何区别。

      这时候云浩觉得,自己娶的老婆真的有点儿多。怪就怪自己不是刘鸿基那样的牲口,就在昨天他的第NNN房侍妾一起生孩子。刘家一下子多了三个大胖小子,羡慕得赵氏不要不要的。就这,这老混蛋还下帖子,说明天又要纳一房年方十六的小妾。

      刘鸿基娶媳妇没人去,不是他人缘不好。而是这货娶媳妇的频率太高,几乎每个月都要娶新媳妇,典型的多吃多占。

      不过云家生孩子,却是宾客云集。别人家生孩子,都是办满月的时候,才会有大群的宾客盈门。偏偏云家,孩子生了不过三天。一群杀才就烟尘滚滚的杀到了临潼!

      都是草原上回来的悍将,每个人都受了封赏。老程成了卢国公,老牛成了琅琊县候。仍旧在西北的李绩,成为了英国县公。功高盖世的李靖,成了卫国公。不得不说李二是念旧的,在家里养病的秦琼成为翼国公。按照李二的说法,秦琼就是他的一双翅膀。

      尉迟恭的鄂国县公也混成了鄂国郡公,就连盛彦师丘师利他们,也都成了县候。

      才到中午,一群杀气腾腾的老家伙就嚷嚷着上酒菜。知道的这些家伙是因为在长安城里憋闷,寻个由头来云家聚会。不知道的还以为云家要造反。

      来的都是沙场宿将,李道宗和李孝恭来了不久。云浩认为李二也快到了!

      长安城里现在有一股浓郁的氛围,文官们嫉妒武将们嫉妒得都要疯了。同殿为臣,看到别人又是授爵又是赏赐,自己什么都没捞到自然不甘心??扇思业墓褪钦匠∩?,真刀真枪拼杀出来的。

      武将们的战场在国外,文官们的战场就在国内。丹阳公主侵占良田的事情被告发,长安县令左奎拿着根绳子求见李二。说是不给百姓一个公平,他就吊死在午门前的歪脖树上。

      云浩认定他这是一场政治秀,就是文官们开始不甘寂寞的必然反映。午门前,他娘的有歪脖树么?

      不过李二还是迫于压力,惩戒了丹阳公主。驸马都尉薛万彻现在走路,还是一瘸一拐的。能将沙场悍将打成这副模样,下手一定很重。

      长安城不好混了,御史言官们屁大点儿事情就找麻烦。李靖因为张宝相误传军情的事情,差点儿被御史们弹成筛子。现在长安的府邸里面,中门打开连影壁都拆掉了。站在门口,就能看到前厅。

      临潼这地方没人来,也没人敢来。那些打着为百姓谋福利旗号的御史们到了临潼,只不过想策反几个人做证人,说云家无道压榨可怜的工人。结果差一点儿就被那些可怜的工人围殴致死,殴打了御史却屁大点儿事情没有。原因就在于,殴打他们的都是六十岁以上的老人。

      这些工会的大叔大爷们,不但拳脚功夫了得。就连嘴皮子也了得,御史大头子魏征亲自来调查,准备给手下人出气。却不料想被老家伙们带着在临潼走了一圈儿!

      “你看看,这是干饭。咱临潼,谁家吃饭还没两个下饭菜。如今这天下,俺们这些老汉一感念陛下恩德,二就是感念国公爷给俺们饭吃。别瞪眼,天大地大吃饭最大,看到陛下俺也这么说。临潼这地方,陛下的令旨最大??烧庖彩浅姆獾?,俺们当然感念国公爷?!?br />
      魏征亲自跑了一圈儿,也没查出云浩有啥压榨百姓的地方。原因就是,临潼的人极度富裕。而且他们的工钱,比长安城里高出差不多五成!还是上六天休沐一天,长安城里用工,不过年节从来没有休沐这一说法。

      灰头土脸的魏征离开了临潼,没办法。他在临潼还真找不到云家不法的证据,甚至那些店家在知道魏征是来纠察云家不法的时候,连吃食也不卖给他。堂堂的御使大夫亲自去街上吃饭,居然不接待。简直是闻所未闻。

      杀才们跑到云家,其实就是借着云家喜事的机会,开一次大型聚会,清扫一下心中烦闷而已。

      凌敬带着大批厨子来到云家,先来一次百日宴预演。京城里面的饭馆全都关门歇业,赚几枚铜钱的事情,哪里会有主家喜得千金重要。

      府里摆不下,干脆就摆到街上去。全都是流水席,不管男女老少。也不管贫富贵贱,只要道一声恭喜就能坐下来吃饭喝酒。不过酒水限量,这是预防有人喝高了酒品不好。

      凌敬留了个心眼儿,流水席不好弄。不过火锅就没问题,厨子拌几个凉菜。剩下的就是牛肉片,羊肉片可劲儿的招呼。一桌人走了不到三分钟,下一桌就能摆上喝酒。

      当然,这样的日子没人闹事儿。雄阔海带着护卫们彪悍的模样,那些心理打着阴暗主意,或者被人唆使的家伙,早早的收了心思。在云家闹事儿,下场会十分凄惨。

      这里说的没人,可不包括府里面的那些杀才。老程光着膀子,露出浑身的黑毛。正举着云家的石锁耍着玩儿,一边?;挂槐叱吵程岜悴怀檬?。云浩出来之后,还把石锁扔过来,让云浩给扔回去。

      石锁还是小事儿,尉迟恭的玩具是云府门口的石狮子。一人多高的石狮子,被他举着到处跑。幸亏有雄阔海,不然还得找人给抬回去。

      这两位还算是好的,薛万彻只穿着一条兜裆布,和同样光着的老牛玩摔跤。旁边还有一群国公之流的家伙,聚众赌博押他们谁会胜出。云浩不忍卒读,土匪窝里面出来的家伙,你指望他们会有高雅的发泄方式?

      老牛瞅准了薛万彻的一个空档,伸手一掏薛万彻腋下。一个漂亮的背跨,就将薛万彻甩飞出去。人群之中,叫好声和惋惜声同时响起。

      被甩得七荤八素的薛万彻不住的嘟囔,说是前些天刚刚受了刑。腿还没好,等下次再比过。

      玩的豪迈,喝的也豪迈。日头刚刚偏西,空酒坛子就已经摞了一人多高。那可是云家蒸出来的烈酒,度数都在五十度开外。结果就是,到了下午的时候。云家客房里面住满了侯爷,国公之流的人物。兴冲冲赶来的刘鸿基也在里面,也不知道会不会耽误他老人家明天洞房。

      该来的都来了,可似乎不该来的人也来了。

      当刘大禀报说,高丽特使张仲坚来访的时候,云浩差点儿以为自己听错了。这货居然还敢来云家!如果今天不是大喜日子,云浩真想打断他两条腿扔出去。

      看着和秦琼在凉亭里面喝酒聊天的李靖,云浩就知道今天自己不能把张仲坚怎么样。

      “请!”云浩从牙缝里面挤出来一个字,倒是要看看这家伙来云家,到底有什么依仗。如果光凭李靖,恐怕不那么管用。

      张仲坚龙行虎步的跟着刘大走了进来,看到云浩笑着拱手笑道:“恭贺楚国公喜得千金,张某恭贺来迟,恕罪!恕罪!”说完话,眼睛就四处踅摸??吹搅雇だ锩娴睦罹甘?,表情明显轻松了许多。

      “哪里敢治你的罪,如今你是高丽使节,名头很唬人的?!痹坪埔跹艄制乃档?。李二是两国交兵不斩来使的忠实支持者,明里暗里几次警告云浩不得对高丽使团下手。不然,在河北的时候张仲坚说不定就被黑了。要知道,云浩的得力手下李文仲现在正在河北练兵。把高丽使团当匪类剿了,也不是不可能。谁让他们长得那么像匪类!

      “哈哈哈!今天张某前来,不是以使节的身份,而是以故人的身份。怎么?楚公意欲对张某不利?”张仲坚站在云浩面前,说话显得底气十足。

      “张仲坚,如果你不是使节的身份。今天很可能被砍成肉泥,别看李靖。他保不了你!我家的家将死了好几十,这个帐我还没找你算,你今天居然敢找上门来。你打听打听,我云家人的命都金贵?!痹坪苹耙舾章?,大门“咣当”一声就关上。雄阔海拎着狼牙棒站在云浩身侧,颇有关门放狗的意思。

      出乎云浩的预料之外,和秦琼聊天的李靖只不过往周边看了一眼。然后继续和秦琼聊天喝酒,似乎对自己的拜把兄弟一丁点儿都不在乎。

      这不科学,这俩人有严重的背背山倾向。为毛如今张仲坚身陷险地,李靖居然不来帮忙。要知道,以云浩今时今日的地位。就算真的把张仲坚干掉,也不过就是将巨爵的处罚。这对云浩来说,并非是不可承受的。

      “哈哈哈!云浩,今天是你家大喜的日子。你不会就在家里杀人吧!”张仲坚居然没理会肉山一样的雄阔海,径直找了个把椅子坐下。似乎对云家的椅子很满意,双手拍了一下扶手,上上下下仔细端详了一番。

      “这里是云家,杀你又当如何?”云浩的眼仁一下子缩成针鼻一般大小,这小子如此嚣张肯定有依仗??烧庖勒叹烤故鞘裁??

      “是??!这里是云家,就算杀了俺。以你在大唐的地位,最多不过降爵一级。对你来说,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还好,我家主上让我来长安的时候,给了一道护身符。说只要有这张护身符在,你就不能把我怎么样。也不知道灵验不灵验!”张仲坚好整以暇的说道。

      “护身符?”云浩有些不解的问道。

      “把人带上来,让楚国公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