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开光精工铜质小号秘法九转乾坤鼎旺财运事业官运★时来运转 2018-03-26
  • 29日起湖北转为多云天气 低温冰冻将持续较长时间 2018-03-26
  • 三江源国家公园首次人工拍摄到金钱豹影像 2018-03-26
  • 中国商飞公司董事长贺东风率队来访 共商校企全面合作 2018-03-26
  • 3月底再不领标 天津3233辆机动车将被强制报废 2018-03-26
  • 蓝梦早早孕试纸检测怀孕准吗? 2018-03-26
  • 岁月静好不应忘记背后的坚守者 2018-03-26
  • 京滨工业园今年已吸引246家京企 2018-03-26
  • 大兴135家企业意向迁廊坊 新亦庄落户河北永清 2018-03-26
  • 关羽一生战绩并不多,为何能称武圣至今 2018-03-26
  • 习近平会见韩国总统特使郑义溶 2018-03-26
  • 屏占比惊艳!小米MIX2S真机曝光:竟是屏下指纹 2018-03-26
  • 历史首次!英超5队征战欧冠正赛 阿森纳无缘 2018-03-26
  • 儒林外史,[清]吴敬梓,最新原创独家首发,经典小说,名著小说,纵横中文小说网 2018-03-26
  • 英菲尼迪新Q50L杭州上市发布会圆满成功 2018-03-26
  •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幸运飞艇几点到几点 > 隐婚甜蜜蜜:总裁,宠上瘾 > 1504.第1504章 我能不能吻你?深吻的吻……
      韩秘书虽然不是很适应被叶知行搂着的感觉,但是为了履行自己刚才说过的话,她最终还是忍了下来。

      她住在厉氏集团附近的花园小区,从庆功宴现场过去只要十五分钟,所以当叶知行把车停在小区门口的时候,脸上瞬间写满郁闷。

      他抬头看了一眼高楼,手指摸了摸下巴,左思右想之后,便有了以下的尬聊。

      “你住在几楼?”

      “十五楼?!?br />
      “单身公寓?”

      “嗯?!?br />
      “租的房子?”

      “不是?!?br />
      “花洒会不会漏水?”

      “不会!”

      “马桶会不会堵了?”

      “不会!”

      “你家应该有什么东西坏了需要修的吧?”

      “……”

      韩秘书没有继续回答下去,而是去解安全带,脸上浮现一抹淡然的笑意。

      她忽然觉得,尬聊的叶知行还真挺搞笑。

      看她解开安全带要离开的样子,叶知行心里立马急了,他脑子里快速的运转着,想着要用什么办法说服韩秘书答应自己送她上楼。

      然而,以前都是女人主动贴上来,压根不需要他自己去想办法哄女人开心,现在还真的是黔驴技穷,一点招都没有。

      他赶紧跟着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追上去拉着韩秘书的手,着急的说:“那个……你不应该说请我上去喝茶之类的话?”

      韩秘书憋住想笑的冲动,无情的摇头说道:“我不喝茶?!?br />
      “那咖啡呢?”

      “也没有!”

      “……”

      这一次轮到叶知行无言以对了,他有些无奈的望着韩秘书的眼睛,眼底的情绪已经非常明显。

      韩秘书淡然的勾唇一笑,倾身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口,甜丝丝的说了句:“路上小心,然后、晚安?!?br />
      叶知行赶紧扣住韩秘书的腰身,将她按在自己的炙热的胸口,哀求着说:“现在你是我正式的女朋友,我是你正式的男朋友,我们是正式的男女朋友关系,我能不能吻你?”

      韩秘书微微拧眉,刚想说话,叶知行立马补了句:“是深吻的吻!”

      看他如此一本正经的询问自己,韩秘书顿时忍不住笑喷了。

      “噗……”

      “很好笑吗?”

      “我只是……唔……”

      韩秘书后面的话没来得及说,唇就被叶知行给封住了。

      叶知行吻的很小心翼翼,每一分一秒都全情投入到这个吻当中,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嗯,韩秘书的唇比他想象中的更软一点。

      吻着吻着,身体里面好像有货灼烧起来了。

      热而燥。

      韩秘书也好不到哪里去,她快要非常明显的感受到叶知行压着自己的那个地方明显有什么东西跟之前不一样了。

      她听到叶知行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也能听到自己胸膛里越来越兴奋的心跳。

      身体开始变得有些热,而叶知行的身体似乎更热,他的胸膛渐渐地压住她的全身,带着近乎灼人的热度,和无法抗拒的诱惑力。

      韩秘书的大脑瞬间发出紧急的危险讯号,然而身体好像有些脱离控制,不由自主的朝着那热源靠上去。

      唔……

      贴上去的一刹那,她听得到叶知行舒服而悠长的一声喟叹,同时自己也被那种从内而外的熨帖袭遍全身,舒适的几乎想就此沉溺。